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系統的畫風不太對

章节目录 846二更

我系統的畫風不太對 最無聊4 5037 2021-10-12 18:18

      更何況這個人不單可以太平提筆,還能亂世鞍馬,項家有他,再有一個百年也不在話下,自然不需要魅上、霍主“項愛卿還是安心當個臣子吧。”

      “皇上是打算不敢不顧,強取豪奪。”

      “項逐元,我和她之間沒有你想的那麼齷齪不堪,朕也絕對不會讓她被世人詬病,而朕此生認定她一人。”

      項逐元不客氣的抬起頭,礙於他是皇上,彼此總要相見,項家在他手下討生活,他有幾分收斂,看來對方似乎不想要臉。

      項逐元茫然的看著他,就如此清朗如風、干淨純粹的看著他,似乎明亮的眸光中充滿了不解?所以呢,一人怎麼了?

      用此彌補強取豪奪的不堪,還是換取不該有的合理性,難道讓項家感激他一生一世一雙人人的付出?可分明是他占盡便宜,最後還想得到一句贊賞不成?

      如果他與項家公平交易,與心慈的感情各取所需,他三宮六院誰管他,妻妾成群又何妨,一心一意又如何,心慈稀罕了嗎?

      不稀罕的東西放在秤砣上,不覺的讓人笑話?

      明西洛手掌握起又松開,一些話憋在心裡硬是沒有開口的機會。

      他與心慈的種種、心裡的感情、相處的點點滴滴、以及兩人的孩子,如今在代表了項家的項逐元面前,化為了虛無“項愛卿還是去看你內人吧。”

      “皇上什麼時候走。”

      明西洛剛轉過去的身影停住,深吸一口氣“用了午膳。”滿意了嗎?

      “別莊飯菜粗陋,人多眼雜,帝安殿下又粘忠國夫人,恐怕不方便招待皇上午膳,不如微臣與皇上出去吃。”

      明西洛這次沒說話,直接甩袖離開!

      項逐元看著他走遠,臉色瞬間陰沉無比,心慈哪次生氣不是自己一遍遍退讓、一次次的哄著、一點點的開解,才會得她一絲諒解,明西洛憑什麼上前!“善行!”

      “世子。”

      “讓景嬤嬤帶殿下去找七小姐,七小姐最近都會跟七小姐在一起。”

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    明西洛,不過家臣而已!

      ……

      項心慈坐在梳妝台前,從銅鏡裡看眼回來後一言不發坐在一旁明西洛,挑了一個珍珠簪給秦姑姑,笑看著鏡子裡的人開口道“怎麼了?霜打的茄子一樣。”

      明西洛隨手拿起桌邊的畫稿看了一眼,復雜華麗的飾品,如水般垂下的寬大全白,帶仙宮夢境的奢幻,有股亡國滅種的頹靡奢侈美,但依舊美的讓人傾慕欣喜“你哥,是一位了不得的人。”

      項心慈給他一個說了廢話的眼神,她大哥自然厲害,眸光中略過一閃而過的傾慕“他讓你走?”

      明西洛翻看著下一張,剛剛一陣交鋒輸的一塌糊塗,忍不住看向正在梳妝的人,他能給她什麼?以前是穩固的東宮地位。

      可東宮對他亦有伯樂恩德,給了自己遠超東宮屬臣的權勢,更何況仔細想想,如果沒有自己,項家和她自己未必不能坐穩太皇太後的位置,也未必沒有對上九王爺的力量!

      項心慈從梳妝台前起身,美人一身仙裙玉飾,走動間浮光流轉,從不曾虧待了自己的顏色,見他看著自己,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,笑著走過去“怎麼了?晃眼了,又不是沒見過。”

      明西洛的手不自覺的攬上她的腰,將人帶進懷裡,見過,可下一刻又讓人移不開眼。

      明西洛都要懷疑自己好色貪欲,不是好人,他的手護住她的肚子,讓她坐的更舒服些,忍不住問“心慈,我能給你什麼?”

      項心慈聞言,突然笑了“我大哥問你的?”

      “沒有。”字裡行間卻比這句話更傷人,用比較樸實的說法便是,他是路過村中富戶人家門口的無賴,看見了富戶農家曬太陽的牛,便想什麼都不給把牛帶走,帶走不算,還要搭上富戶家人,拽著本來吃飽喝足曬太陽的牛去耕地推磨,給自己帶來財富。

      “那你想這些有沒有的,我大哥那人就那樣,你以前在我家待過,又不是不知道他們這些人的脾氣,你別放在心上,他現在能怎麼你,還不是要看你臉色討生活。”

      明西洛覺得她更適合做那個小無賴,弄不好還要埋怨富戶沒有將牛雙手奉上,牛笨手笨腳不能給她賺更多銀子。

      明西洛將她抱了滿懷,感受著她在懷裡的安心,想問一句,喜歡跟我在一起嗎,又覺得問的沒必要,門口還站了一個,她未必不喜歡跟門口那個在一起“你還沒回答我,我能給你什麼?”

      項心慈突然笑著湊近他耳邊說了幾個字。

      明西洛臉色僵了一下,繼而鐵青,他——何至於以色侍人!

      項心慈笑的不行“誇你呢,生氣了?”

      “沒有。”臉色依舊不好。

      項心慈晃晃他脖子,歪著頭看他“真誇你。”只憑這一點,項逐元就不敢,項逐元何止不敢,他還膽小、還怕,碰她一下都小心謹慎,明明喜歡自己主動喜歡的都不知道如何是好,卻還裝的道貌岸然,有趣極了。

      明西洛寧願她不誇。

      項心慈見他似乎真在想這個問題,將他走神的目光喚回來,看著他眼睛“你能給我江山如畫、沃野萬裡,賴以生存的土地。”和不慕生不慕死的靈魂。

      明西洛迫切的吻上她的唇“心慈……”手……

      焦迎走進來,撞到這一幕絲毫不慌,撞的太多沒有感覺,如常行禮“夫人,殿下來了。”

      明西洛松開她。

      項心慈又將人拽回來,這麼傻氣,怎麼能不多欺負一下。

      “夫人……”焦迎仗著夫人心情好不會處置她,跺跺腳。

      項心慈才松開明西洛,依依不舍“一會走。”

      “怎麼知道?”

      “被我大哥知道了,你好意思青天白日不走,不過,晚上要不要過裡,從後山沒有人知道的,我給你留門啊。”

      明西洛看著她故意勾人的樣子,也確實舍不得離開“好。”

      項心慈點點他鼻尖“偷香竊玉,賊。”

      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