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土味巨星

章节目录 第四百八十一章:四個二百五

土味巨星 旋轉蘑菇木偶 10855 2021-09-13 18:52

      

      敵襲!

      這是黎軒第一時間能想到的。

      畢竟虛空斷聚身後那面牆壁突然開裂,即使不是敵襲、也會屬於是地震之類吧!

      但旋即他便按耐下來,若有所思地盯著那牆壁上毫無征兆、並沒後續的裂縫。

      時間過去幾個呼吸,依舊沒任何動靜。

      唯有虛空斷聚面對著黎軒疑惑神情,淡淡笑著。

      片刻,牆壁上突然開裂出的縫隙無聲無息間消失,整面牆壁完整如初。

      此時會議室內資歷第二老的神眷者才開口道“正如你們所見,我【虛空斷聚】的天賦魔法,是能撕裂、聚合任何物質。”

      “雖然原理到現在還在被獵魔協會研究。可毫無疑問,我能夠分離、聚合物體,即使是空氣,也能像大魔法師轉世那樣,形成氣壓進行攻擊等。”

      (ps原理為增加物質之間引力和斥力,由於現階段人類社會科學水准不達標,所以觀測不到。)

      “真是神奇。”

      黎軒好半天才總結出這寥寥四個字,但已將內心所有驚訝全部囊括進去。

      “魔法就代表著未知。當未知的一面被揭開,或許連普通人都能使用吧。”

      虛空斷聚沉穩地朝黎軒等人自我介紹道“神眷者【虛空斷聚】,本名菲利克斯,請多指教。”

      至此,兩位前來六峰城支援的神眷者能力,都被黎軒知曉。

      當然這其中或許還有些隱瞞,不過那並不重要了。

      即使是隊友間,把自己壓箱底招式隱瞞下來,絕對也無可厚非。

      不過對黎軒來說,想隱瞞都不可能。

      畢竟就連他現在能發展出什麼殺手锏,都不得而知。

      “既然多出了一位神眷者,那自然需要制定新的戰鬥配合策略。”

      畢垂德在二人都重新介紹完後,適時發言“先前戰術,是由千裡奔襲和虛空斷聚兩位自行研究實踐,所以老夫也不清楚。即使現在加上黎軒,相信對之前的方案也不會有太大變動吧。”

      此話不假。

      畢竟黎軒天賦魔法屬於治愈輔助類型,對戰鬥而言幾乎沒太大影響。

      最多不過是在其他人疲憊重傷之際,動用天賦魔法將其他人救回罷。

      “說來慚愧,其實說什麼配合戰術,我和千裡奔襲,只是做出了些簡單的合作假設。”

      那位至今原理未明的神眷者道“大致方案就是利用我的能力,撕裂地方護甲、皮毛,讓千裡奔襲能跟順利地一擊克敵。”

      另一位神眷者點頭道“沒錯,再要麼就是虛空斷聚老哥,使用能力讓對方失去平衡。然後由我去快速斬首。”

      畢垂德和黎軒二人默然。

      還真是簡單易懂呢。

      “這種作戰方式終究只是對雜魚、小兵而言。尋常魔物使用這等戰術,確實能夠快速擊殺。不過要明確,你們神眷者最終對手是滅世奴。”

      畢垂德輕咳幾聲道“而滅世奴能力,在格拉蒂絲的報告中有明確發現。現在就開始研討如何對抗他們吧!”

      三位神眷者嚴肅地點頭,旋即便開始深入討論。

      從如何破解滅世奴冽雲那團冰霧、誰使用飛行武器突襲魔庇、再到面對深淵魔眼時有效應對措施。

      說起來,表面上看著那兩騎滅世奴和尚未出現的深淵魔眼之力很棘手。

      若是深度解刨敵我能力,還是很輕易地能想出應對方法。

      其實這便是大魔法師轉世於東水,一直在追尋的境界。

      唯有明確敵我雙方實力和擅長、劣勢區域,才能做到更好地打擊、殺傷敵人。

      四人之間會議一直進行到傍晚結束。

      好不誇張得說,三位神眷者已研究出完全的對敵之策。

      考慮到的情況多達十多種。

      甚至還有兩兩組合時、三人一起行動時、單獨進行戰鬥時,應該采取的策略。

      簡單分析下來,若是對方只有一騎滅世奴或一只深淵魔眼,他們中任意兩人配合,獲勝幾率都超過七成。

      但要是碰見兩騎滅世奴、或敵方高層戰力盡出,便不得不避其鋒芒,另尋機會再戰。

      畢竟滅世奴的優勢擺在那兒。

      不僅魔力承受量較之神眷者要高幾個檔次,其能無限制地使用天賦魔法,同樣是個難點。

      最主要還必須防範當時羅克郡城時,那位滅世奴祭出的最後手段。

      那可是連大魔法師轉世都無法逃避的壓迫感。

      要不是懲罰者及時感到,相信那黑袍人就凶多吉少了罷。

      一想到如今獵魔協會和對方的關系,從完全地敵對、逐漸演變為合作、甚至有救命之恩的地步,就感到有些奇妙。

      原本像虛空斷聚這種外地獵魔協會,對大魔法師轉世厭惡程度,雖沒貝格烈帝國境內那樣高漲,可最開始還是拒絕相信大魔法師轉世的。

      直到羅克郡城努力做說服工作,將那位魔術王在貝格烈帝國所作所為的事跡告知,才讓他們微微有些釋然。

      就像這次,如果大魔法師轉世選擇視而不見,想必鎮魔器之一完全會落入毀滅教之手。

      而六峰城中無數居民和自由業者,都會跟著陪葬吧。

      第二天,六峰城中陸續傳來有關東門出城的新消息。

      不知是否能稱為有趣,對獵魔者來說只能說是鬧劇。

      自從那位發出懸賞的自由業者放出你行你上的話後,真有兩位自由業者跳出來,把所謂“買命錢”壓地越來越低。

      最後,這三個家伙選擇合作妥協,結果在商議期間,再次多跳出個家伙。

      於是經過長時間商討——據說和獵魔協會針對滅世奴的會議是相同時間點,他們得出以下新懸賞條件

      四人共同行動,能更有效地避開魔物追殺。如果是安全的,就當是他們四人走運。

      如果碰見魔物,那也有更大希望逃出生天,並將遭遇到的魔物強度、數量飛信給城內,物超所值。

      所以城中居民和同行,必須支付一千枚給自己,以供四人平分。

      當得知這種事情竟是和他們神眷者商議同時得出的結論,千裡奔襲暴躁地在大廳中央直接吼道

      “一群跳梁小醜!簡直就是四個二百五,為了錢就心甘情願地落入毀滅教圈套!其心可誅!”

      神眷者爆發出的言論倒是沒在城中引發多大影響。

      反而聽說漸漸開始有人組織募捐,給那四位“勇士”買命。

      一千枚金幣數量是何等之多?

      就是頂級自由業者小隊,一年下來除非日日夜夜進入魔動山脈獵殺,不然都難以掙到一千金幣吧!

      要是再算上裝備維護費等,便是兩支頂尖自由業者隊伍,都難以在一年內拿出一千枚金幣。

      如今那四人組成的臨時隊伍,竟是打算在出城走一趟的時間裡,就掙取頂級自由業者隊伍的收入,不由地令人眼紅。

      眼紅歸眼紅,真正要說去玩命,還是很少有人會站出來的。

      畢竟像他們這樣常年生活在抗爭魔物前線的人,對自己性命看得很重。

      更何況就城內許多知名分析家給出的結論,那扇外面沒設下任何防御的大門,絕對是魔物們布下的死亡之門。

      光是死亡之門這名號,就勸退大多數自由業者。

      他們很清楚一個道理,想要掙錢,就必須有那個命去花才行。

      平時狩獵魔物,也是衡量實力後謹慎做出決定。

      貿然出城,可是有大概率直接暴死在外啊!

      至於獵魔協會,自始至終都在冷眼旁觀。

      除了每天在城牆上值守、防止魔物突然發起進攻,他們對城中那些流言蜚語都不管不顧。

      那些自由業者盟主們,雖然接到畢垂德發出的建議,卻依舊選擇無視。

      似是想看看到底有沒有機會離開這座城市。

      唯有城主府還稍微良心點,或許是因為避無可避吧。

      他將獵魔協會的猜想告知給全城,甚至做出宣傳標語掛在街道上。

      只為勸告那些自由業者,不要自亂陣腳。

      並許諾等這次戰役結束後,帝國方面絕對會給出異常豐厚的獎勵作為補償。

      不過像這種空頭支票,自由業者們見過太多了。

      許多人都選擇無視。

      至於城中到底會不會因為他們離開而失守,並不是需要關心的問題。

      重點在於只要他們能安全離開了,即使城破、對離開的自由業者們無法造成任何影響。

      往往在災厄下,才能看清楚人心。

      大多數自由業者都是選擇趁早離開、早已准備好行李。

      只待那些出城的四人報出平安,就能直接啟程。

      還有小部分自由業者,並沒選擇一走了之。

      他們大多是來自南部營地的人,獵魔協會對他們有救命之恩。

      職業精神告訴他們,不能恩將仇報。

      更何況留下來守城,若是成功抵御了魔物進攻,得到的報酬不必那是個二百五差。

      雖說只有總人數四分之一不到,可這三百多人做出的決定,倒是令獵魔協會另眼相看。

      時間流逝,又是一天過去。

      一千枚金幣賞金,在眾多自由業者和偷偷摸摸捐款的居民手中終於湊齊。

      在四人准備離開六峰城的那時,東城門竟是有數以千計的人圍在周圍。

      就連不少守城士兵都拿好望遠鏡,隨時觀察遠處景像。

      千裡奔襲嘴上罵罵咧咧,不過還是遵從畢垂德安排,暗自來到人群。

      只要外面傳來求救聲,他就會直接奔襲出城,盡全力把四個二百五給救回來。

      其實如果千裡奔襲本身絕對拒絕,即使是獵魔協會強制要求也沒用。

      黎軒看來,這位前輩就是個典型外冷內熱的家伙。

      嘴上說著巴不得那些敗類死絕,內心還是不想看見真正有人慘死。

      若不是因為此,千裡奔襲也不會罵罵咧咧地站到城門口,隨時准備出城。

      靜靜等待片刻吧。

      不知為何,獵魔協會眾人幾乎全都希望,那城門外會埋伏有數量不多的魔物,將那四個家伙嚇回來。

      這樣就能將城中異心鏟除,齊心協力地共同對抗外敵。

      至於投降的人奸?

      幾乎不可能。

      畢竟對手可是魔物群,哪會有人傻到主動跑到魔物陣營去,給對方送外賣嗎?

      城門內集結著無數雙視線,就連城牆上士兵們,都屏氣凝神地看著那四人遠去。

      由於身兼引出魔物的任務,這四人座下馬匹,被眾人以特殊處理,無法快速奔跑起來。

      唯有停下來拆除裝置,才能全力奔跑。

      也就是說,那四人唯有駕馭馬匹下去前行,慢慢經過東門前那片平地。

      距離越來越遠,直到看不清背影,都沒任何魔物出現。

      安靜地有些詭異。

      “似乎、沒魔物!”

      

      

      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