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土味巨星

章节目录 第五百零六章:長夜將逝

土味巨星 旋轉蘑菇木偶 10498 2021-09-26 19:56

      噗嗤!

      鮮紅溫熱血液從石甲下迸發出,。

      著已然結成霜凍的土塊,滴答滴答地流到地面。

      石像巨猿眼中紅光終於消失,重新變回那剛毅深處卻帶著些許軟弱的神情。

      到頭來還是一場空啊。

      回想起小時候就因為不擅長戰鬥被親族嫌棄、甚至連名字都沒一個。

      再到六連諸峰突然被外來者入侵,若不是它匍匐在他們面前乞求留住親族性命、怕是如今石像巨猿本就稀少的個體,在世界上又要被徹底抹除一處支脈。

      即便被族內視為恥辱、但放在外界仍舊能呼嘯一方的它,又怎會甘心就如奴隸般生活在對方掌控下?

      實力不夠、意志力不強、為保全連親族自己都不在意的十多條性命,便在外來者腳下俯首稱臣。

      被來自六翼的那位神秘人擊敗、危在旦夕間忽然被一股恐懼力量侵襲全身。

      最終完全喪失理智、咆哮在山林間。

      如今意識再度恢復,結果發現終究難道一死。

      在看見自己原來是死在那名外來者蜥蜴人手上時,它同時意識到只怕六連諸峰內那些寧死不屈親族,終於還是要為它不知所以、身死此處的下場買單。

      到底該怎麼辦,真的沒辦法挽回了麼。

      石像巨猿最後目光彌留在不知何時抵達的戰場。

      發現不遠處還有幾名被冰錐鎖定的目標,在冰霧中與外來者對抗。

      他們······是誰?

      帶著意識模糊前的疑惑,石像巨猿轟然倒地,引起大地一場不小的震動。

      此時各顯神通的神眷者,正躲避著冽雲發起的強烈進攻。

      石像巨猿魔物的死去,無論在哪一方看來、都是件無關緊要的事。

      早就了解清楚雙方戰鬥模式的敵人,進行著驚心動魄的周旋。

      千裡奔襲利用極快速度和反應力,在躲避冰錐的同時朝著冽雲步步逼近。

      虛空斷聚操控著天賦魔法,以無形之力擋下敵方攻擊、同時為千裡奔襲掃清前方冰霧,提供完備視野。

      至於黎軒竟莫名其妙地被排除在攻擊範圍外。

      或許是冽雲認為對方暫時無法構成威脅、冰錐數量不夠,或者說還在忌憚什麼。

      自從得知六峰城前天晚上發生的異動,它便大致推斷出那新晉神眷者在六連諸峰裡,還有怎樣一層暗地裡注視著他的力量了。

      若是選擇這個時候一起對黎軒動手,冽雲無法保證能同時對付獵魔協會所有人。

      “抓到你了!哈哈哈哈,給老子死來!”

      手持戰戈與黃金甲,神眷者從冽雲身旁殺至、毫不猶豫地挺起鋒芒直取搜集。

      眼眸一開一合,有大恐怖從中流出。

      黑色漩渦引起千層駭浪、不斷拍擊攻打著近前者的心靈。

      由於周圍還有不少魔物正在與對方陣營交戰,冽雲稍微收斂了些威力,只對小部分範圍內靠近者有效。

      出乎意料的是,那劃破冰霧奔襲而來的黃金盔甲佩戴者,竟是沒受到太大影響。

      雖說步伐、手法變得僵硬,行動速度卻不減剛才。

      怎麼回事?

      冽雲出乎意料地皺眉,瞬間在冰霧中凝聚起足夠升力、一躍三尺高地朝後退開,躲避千裡奔襲哼掃出來的強力一擊。

      要抓緊時間對付這家伙才行。

      千裡奔襲心中念叨著,腿部肌肉再度發力。

      帶著天賦魔法效果,以依然快過常人的速度奔殺將至。

      身上被黎軒賦予了魔力加持,這股魔力能夠做到抵御部分深淵魔眼效果。

      當然前提是千裡奔襲這次也提前做好的足夠多心理建設,不會再像上次那樣被打個措手不及。

      “很好、很好!你們果真是獵魔協會最精銳戰力!”

      冽雲退開到安全範圍,不由出聲贊嘆“當年起源魔族在北米瑞斯外還能支撐那麼久,確實是近乎奇跡了!”

      不過此時任何話語都難以再影響到對方心境。

      對抗深淵魔眼切忌的一點,就是不能讓心境產生太大變化。

      唯有做到圓滿無暇的戰鬥狀態、杜絕任何心理變化,才能防止被深淵魔眼恐懼之力鑽空子侵入。

      呼呼呼——

      不斷撕裂著刺骨冰霧、切割眼前阻擋二者的空間,鋒銳武器在冽雲周圍不斷揮舞著。

      隨便被命中一下,就會被對方經由天賦魔法加持的黑耀成分武器、直接打成重傷吧。

      即使身外有蜥蜴人鱗片保護,也不敢讓冽雲有絲毫大意。

      對手絕對是遇到過人類中最為精銳的存在。

      更何況不知為何,這三人形成的掎角之勢能隱隱克制住自己具備的所有能力。

      雖然沒像與大魔法師轉世對陣時那樣無奈,可依舊讓冽雲十分棘手。

      “吾倒要看看你到底能堅持多久!”

      無法通過言語等破開對方心理防線,那就從正面直接蠻力摧毀!

      深淵魔眼之力被調用到極致。

      滅世奴再不去顧慮周圍有多少魔物、開啟無差別進行恐懼打擊。

      剎那間猶如從天而降的滅世劫雲,籠罩整座六峰城戰場。

      相較於布魯斯特曾用出的純粹恐懼之力,這股力量顯得更為禁忌、並帶著縷縷災厄氣息。

      融合了滅世本源之力的深淵魔眼!

      大魔法師轉世當時的警告出現在黎軒耳邊,這種話他當然如實轉告給了兩位神眷者。

      魔物們變得躁動,似乎被這股恐懼之力影響,變得更為狂躁不安。

      反觀人類方面、卻因心理受到強烈震蕩,讓得不少自由業者甚至是獵魔者,被眼前正對峙的魔物擊傷。

      “這群滅世奴到底是什麼來歷!為何連大魔法師與永生之皇留下的遺寶,都能做到玷污!”

      虛空斷聚憤懣地看著周圍景像。

      意識到若是不快些阻止冽雲將深淵魔眼之力擴散下去,六峰城很可能被忽然暴動起來的魔物攻陷!

      身邊黎軒供給著兩位前輩魔力,做到抵消大半恐懼效果、還是顯得有些勉強。

      特別是直面恐懼洪流爆發的千裡奔襲,內心難以驅使他的戰意前進突擊,於是果斷退出戰鬥圈,回到黎軒身邊。

      現在就宛如置身掀起狂風暴雨的大海。

      而黎軒就作為其中能提供些許庇護的孤島,保護著神眷者安全。

      “也不知道那家伙能維系功率全開多長時間。”

      千裡奔襲嘀咕著,想靠時間消耗到對方精疲力盡的戰術立刻被否定。

      “抓緊時間將之擊殺,不,即使做不到擊殺,也要阻止深淵魔眼力量繼續泄出。”

      虛空斷聚指著冰霧外那些跳動的身影“魔物們在暴走基礎上更為狂躁,我方戰力卻受到深淵魔眼影響而束手束腳。若是拖延下去,獵魔者和自由業者會先被徹底暴走的魔物剿滅。”

      沒錯,情況確實如此。

      “不過即便有黎軒施加魔力保護,連我都無法輕易靠近那滅——”

      兩位神眷者交談間忽然想起什麼,將目光齊齊放在默不作聲的黎軒身上。

      後者此時剛稍微從高消耗中回過神來。

      畢竟本次作戰本就是他負責配合虛空斷聚、輔助千裡奔襲,並未有他直接參加戰鬥的選項。

      畢竟所有人明確表示,有著治愈魔法的黎軒,絕對是獵魔協會不可多得的寶藏人物,絕對不能遇到任何風險。

      “如果想要我上陣,黎某需要二位幫助。”

      他自然清楚二人期待的目光代表著什麼。

      既然無法依靠給予的魔力靠近冽雲,就意味著只有請出抵御恐懼之力魔力的正主——

      也就是掌握治愈魔法的黎軒親自出馬了。

      雖然無法保證一定能給予冽雲致命威脅,可總比現在被困在此地強。

      “如何支援?”

      虛空斷聚毫不含糊,直接開口詢問黎軒的想法。

      眼前後輩真實身份只是個見習獵魔人,可知道底細的成員都清楚,黎軒同時是有著十多年豐富對魔物經歷的魔物局局長。

      既然要配合對方,自然就得聽聽他的意見。

      “如今滅世奴冽雲反應出現在那個方位,如果我沒記錯,剛才那頭魔物石像巨猿遺體也倒在此方位。”

      黎軒解釋道“如果能由千裡奔襲前輩投擲戰戈,將冽雲固定在巨猿身上、再由虛空斷聚前輩盡全力清除冰霧。黎某有信心能做到斬殺那滅世奴。”

      意思是只要你們能幫我把冽雲控制住,我就能上前給他補刀。

      聽起來就像是上去撿漏,不過按照目前情況來分析,相較於前兩位要做的事,黎軒所承受的風險與壓力卻是最大的。

      “老子當然沒問題。只要虛空斷聚在清除冰霧的瞬間讓老子捕捉到冽雲方位,就能精准投擲。”

      千裡奔襲故作輕松地聳肩“還有,若是這次我們還能活著回去,你要是再加我前輩可是折煞我老子啊!”

      “我也沒問題。但最多能做到暫時驅散。”

      虛空斷聚沉默片刻說“換句話說,現在拼盡我所有魔力,能直接將整片冰霧驅散。若是對方再凝聚起來,我就沒辦法了。”

      “足夠了。”黎軒安心地點頭“勝敗在此一舉,行動吧,諸位。”

      結合滅世本源之力的深淵魔眼,單論純粹的恐懼力量、或許還達不到當時布魯斯特開啟限制的威力。

      但要用來對付沒魔力加持的人類,依舊顯得輕而易舉。

      更何況如今這恐懼之力中,還摻雜著令滅世奴興奮的本源力量。

      那無盡的災厄、禁忌氣息,不正是他們一生都在為之追求的境界麼!

      從眼窩內咆哮而出的轟湧魔力,化作大劫般充滿災厄氣息的恐懼力量。

      即使對方心神再堅固,也會被災厄之力強橫地入侵並摧毀堤壩,導致恐懼之力如決堤洪水衝襲全身。

      哪怕如今滅世奴冽雲自身狀態同樣不太好。

      右眼一次性釋放出太多力量,導致十分脹痛。

      雖說剛開始深淵魔眼與身體不契合的排斥反應,已被完全壓制。

      強行運轉魔眼極致威力、外加操控冰霧,讓得數百年累積下來的魔力承受量,以極快速度逼近上限。

      能將他們全部殺死,即使事後廢了這只眼睛又如何!!

      天地被恐怖力量影響,原本好不容易放晴的天空,再度變得烏雲密布。

      沉悶環境讓不斷有鮮血從魔物爪牙間噴湧染紅的大地,顯得更為死氣沉沉。

      城牆上士兵們、和戰場中小部分自由業者心理防線最先崩潰。

      失魂落魄逃離、甚至留在原地任由魔物撲殺。

      獵魔者們頂著壓力作戰,對抗暴躁起來的魔物。

      局勢岌岌可危,勝利天平似是倒向毀滅教一方。

      在以為末日即將來臨時刻,有股力量宛若流星劃破長夜!

      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