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重生之首富人生

章节目录 第八百二十四章:扶風小築好多人

重生之首富人生 易水寒春秋 11576 2021-10-05 14:02

      

      三月二十號。

      今天是畫展正式開展的第一天,開展時間從上午巳時初,到下午申時初結束。

      因為展廳可容納的下百多人觀展,所以,之前分上午五十人,下午五十人的規定作廢。

      離著開展時間還有一個時辰左右,曲觴閣外面就已經來了不少人。

      雖然還沒開展,但已經有不少的人在昨天就聽說了,書院裡的先們和世家族老們已經參觀過畫展的事,也聽了裡面的畫作如何讓人震撼眼球,直擊心髒。

      更聽說了華夏的畫作水平,已是宗師。

      以至於,有些痴畫之人已經心癢難耐,時不時的翹首以盼的看著曲觴閣的大門。

      曲觴閣裡面,已經吃完早飯的眾人,站在院中列成幾排的聽完慕生的囑咐,隨後去到各自的崗位嚴陣以待,准備迎接畫展正式開展的第一天。

      有了昨天的經驗,宗寧等人已經沒有了多少緊張,但還是很激動。

      今天,才是他們先生畫作對外人開放的第一天。

      嗯,昨天的人不算,他們不算“外人”。

      辰時正,曲觴閣的大門終於打開,外面不算大聲的嘈雜聲頓時一靜,下一秒,手拿帖子的人就蜂擁而上。

      “排隊,排隊,不要擁擠,都排隊。”

      趙峰傑帶著一隊人走了出來,後面跟著幾個專門檢查門票帖的阿術等人。

      大多是文人,自然知禮,都無需守衛們多說一句,不一會,大門前的左右兩邊就排了兩條隊伍。

      “不是說蓮依他們昨天到的嗎?怎麼還沒來?”馮妙妙看了眼遠處排著的隊伍,隨後看向來的方向,她嘟囔道“”“也不知道沐沐今天來不來。”

      “來了!”

      “在哪?”馮妙妙眼睛一亮,十米遠的拐彎處出來的一行人,騎著走在前面的赫然是牛駿峰幾人,後面還跟著馬車。

      慧怡郡主笑道“我說的是蓮依來了,”她看到了褚蓮依的哥哥,褚蓮依必然在其中一輛馬車裡面。

      “你說皇上是不是很不待見我呀!”馮妙妙嘆了口氣,“我覺得是,不然他為什麼讓流影護衛送我去你們住的地方?”

      慧怡郡主抿了抿嘴,她已經從蕭墨離那裡,知道了昨晚有不速之客去了皇上住的地方,具體是誰,她也不知道。

      事關皇上的事,都屬於機密,她不方便對馮妙妙說。

      “別多想,若真不待見你,就是直接讓你回京城了,”慧怡郡主說著,已經超前走出一步,看向緩緩停下來的一行人。

      ……

      蘇然這邊,看著雲皇一行人的船遠離後,她與蕭墨瀾、李延昭等人才離開。

      司珩在辰時的時候已經坐著阿雕離開,這可把雲皇羨慕嫉妒了一把。

      當然,他臉上雖然沒有表現出來,但卻連跟蘇然說了好幾次厚此薄彼四個字,還囑咐下次有好事別厚此薄彼。

      “昨晚沒睡好?”

      馬車上,蕭墨瀾看著打哈欠的蘇然問了句,看著神情有些懨懨的小姑娘,只以為她昨晚在作畫,沒有怎麼休息。

      蘇然點了點頭,她昨晚用腦過度,雖然在空間裡休息了不知道多久,還是有些精神不濟。

      若不是早上起來喝了靈乳,又喝了茶,她這會就該回去睡覺了。

      昨晚蕭墨瀾沒有進空間,還不知道空間已經大變樣了,蘇然也還沒有跟他說空間之靈昨晚說的事。

      說實話,她之前一直以為這個世界有古武,就已經是高武世界了。

      哪曾想,兩千五百多年前的青州大陸確實是高武世界,但卻因為某些原因導致沒有人能夠突破碎武虛空,打破壁壘去到異界。

      慢慢的兩千多年下來,青州大陸連入境界都少有人能夠突破,自然就成為了低武大陸。

      而昨晚,空間之靈入她心神,窺視了與青州大陸相連的異世界的信息,她當時的感覺,既震撼又酸爽。

      震撼的是她感受到了一種螻蟻和天神的感覺,她是那個螻蟻,空間之靈和異世界的規則是天神。

      那感覺讓她想跪,她覺得自己應該是跪了的,靈魂還五體投地來著。

      可不就酸爽。

      只可惜,沒有得到關於兩千多年前發生了什麼事的信息。

      但卻得知了異世界的一絲信息,蘇然是知道了一絲,至於空間之靈知道多少,她不知道,甚至,她覺得她知道的,都是空間之靈特意讓她知道的。

      知道的也很朦朧,像是有一層薄霧被遮住了一般。只知那個世界很大,有很厲害的人,但比起空間之靈的主人,卻還是渺小如凡人。

      而青州大陸要升級為高武大陸,就是要有人能夠突破碎武虛空,打破壁壘,成功去到異世界。

      “唉~”蘇然想的出神,不由得嘆了聲,看來想要去突破碎武虛空,去往異世界,並沒有她以前想得那麼簡單。

      但,那又怎樣呢!空間之靈既然提了,那就有機會成功。

      而且,功德應該是很大很多的那一種,不然,空間之靈不會拿院落大殿的東西,當大禮送給她。

      畢竟,那些都是它主人收集的東西,雖然還是要用她的功德解除禁止。

      但蘇然很樂意,那些東西她沒用,但去往異界的人很有用。

      所以,這件事她會去做。

      “很累嗎?”蕭墨瀾頓了頓,“先送你回去休息,曲觴閣就別去了。”

      李延昭目光從書上挪開,看向蘇然,“昨晚作畫作的很晚?”

      “也……還好,”蘇然挪了挪屁股,往車壁上一靠,隨手拿起本書翻了翻。

      還作畫咧,她昨晚到剛才,壓根就沒想起這事來。

      她瞥了眼在看雜談的李延昭,本想靠著蕭墨瀾眯一會的,想了想還是算了。

      雖然穿上男裝,但到底,她還是個女的,還是得講究一下。

      ……

      只一晚的時間,十三居就恢復成了原樣,一點也看不出來昨晚經過了血戰。

      蕭墨瀾沒讓蘇然去曲觴閣,而是將她帶回了十三居,還不容拒絕的,一定要她去休息。

      看了眼對面的人,蘇然點點頭,“行,我去睡,你讓蕭昂去一趟曲觴閣,讓找我的小伙伴們明天去書院小築裡等。”

      她說完,轉身朝她在十三居的臥室走去。

      剛走進門內,似想到什麼,蘇然探出頭來,道“裡面大變樣了。”

      蕭墨瀾眉微挑了下,頓時知道,小姑娘之所以精神不濟,不是作畫的原因,而是與空間有關。

      雖然如此,但他也沒有想著進去看,而是轉身朝書房走去。

      得了吩咐的蕭昂立刻去了曲觴閣,去到的時候,時間已經快到午時。

      此時的曲觴閣附近的道路邊上,已經擺了不少的攤子,都是吃的喝的。尤其茶攤,裡面已經坐了滿人。

      這個時候天氣不冷不熱,坐在裡面的人都是沒買到今天門票帖的人。

      “誒,那誰,華夏人呢?”

      蕭昂剛入展廳就被人喚住,展廳內的人,聽到的都看了過來,他恭敬的抱了抱手,“見過琴先生,我家公子今天有事沒來,她讓屬下來,就是來告訴您和其他人一聲,若是找她,可以明天去書院找。”

      ……

      蘇然這一覺睡的很熟,一覺醒來已經是傍晚,腦海裡那種疲憊感好了不少。

      整理好著裝,她走出房門,抬眸就看到院中亭瀾裡坐著的人,她走了過去。

      “小妹。”

      “醒了,你這睡得可夠久的,”李延昭看著走進來的人,笑著說了句。

      蘇然看了他一眼,沒答,在蕭墨瀾旁邊坐了下來,看向對面的蘇沐瑾,“今天到的?”

      “可不,剛忙完就快馬加鞭趕來了,”蘇沐瑾咧了咧嘴道。

      看著莫名就處於弱勢的蘇沐瑾,李延昭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下,隨後又看向蘇然,他只覺有些好笑。

      這算不算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?

      一旁的蕭墨瀾將點心挪到蘇然面前,蘇然捻起一塊,咬了一口,才問“如何啦?”

      自從上次她說了撫恤銀惡事,蘇沐瑾就吩咐人下去查,一查就差出不少勾當,他這時間都在查撫恤銀相關的事。

      蘇然一提,不說蘇沐瑾臉上的笑容一收,就是李延昭都擰了下眉,由此可看出,這裡面比事不小。

      “還得多虧然兒你的提醒,不然大哥都不會想到去查,也就不會知道有人敢貪將士們的撫恤銀。”

      蘇沐瑾想到這段時間所見、所聞、所知、心裡就一陣難受,有股郁氣堵塞在心口,讓他有點喘不過氣。

      尤其,當得知他的一個得力小將的撫恤銀,被貪官克扣了一半,又被鄉長貪了一半,最後到小將家裡的銀錢只有五兩。

      小將的家裡只有寡母和年僅十歲的弟弟,以及十五歲的妹妹。

      因為小將陣亡,家裡沒有成年男子,就是那五兩子,還被小將的叔伯給奪了去,小將的妹妹還被叔伯賣給人家做丫鬟。

      蘇然“看來有些地方比王家莊的還嚴重。”

      “祁縣這邊還好,以前的也有克扣,但沒那麼大膽,到烈士家屬的撫恤銀還有大半,年底發下的撫恤銀,那縣令一錢沒貪。”

      李延昭眉微挑了下,祁縣的縣令是上一任縣令提拔的,在種植稻谷的時候,他見過,是他的嫡系官員。

      很好,沒辜負他的信任。

      蘇沐瑾繼續道“就是你說的王家莊的情況,以前有不少,去年底卻沒有發生,其他地方很多……”

      蘇然知道,既然說了很多兩個字,那應該是多到十個地方,起碼有八個地方都有發生。

      “有王家莊那種撫恤銀沒到妻兒手中,卻被家中父母拿了,兄弟貪了,還將遺孤趕出去的。也有妻子拿了撫恤銀將老父老母趕出去的,更有烈士家裡父母雙亡,只留下年幼弟妹,撫恤銀不但被叔嬸貪了,烈士的弟妹還被賣了的……”

      蘇沐瑾一連說了十幾家烈士的狀況,最後深呼吸一口氣,蘇然心裡嘆了聲,伸手將前面的糕點往他前面推了推。

      “吃點東西,消消氣。”

      蕭墨瀾拿起茶壺給他茶杯裡倒了七分滿的茶水,“喝些茶,解解渴。”

      “是了,爹沒來嗎?”

      “來了,”蘇然放下茶杯,“他在趙府,後天就回去了,”想到什麼,她看向李延昭,“我說皇上,就不能讓我爹辭職嗎?”

      本以為蘇爸爸等李延昭上位後就可以辭職了,結果李延昭比他爹更堅決,直接將奏折退回。

      李延昭沒好氣的瞥了她眼,“你讓朕一時去哪找頂替蘇大人的位置?不知道朝廷現在官員緊缺嗎?”

      得,朕都出來了。

      “咳~”蘇然咳嗽一聲,看向蘇沐瑾,“你等會要跟我去趙府嗎?”

      “不了,我明天再去拜見趙爺爺,後天再跟爹他們一起回去。”

      ……

      翌日,扶風小築。

      蘇然的院子第一次迎來了這麼多人,林世海不但來了,還是帶著同窗一起來的,光他們一行人就二十七個人了。

      就不說還有琴桑雪和莊其華、溫寄、衛舒來、六王爺、他們也都帶了人來。

      衛舒來與六王爺帶來的人,其中就有袁紹、齊懷瑜、八皇子。

      這麼多人來,別說蘇然了,就是來的人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人。

      看著擠在院中的人,蘇然捂了捂額,道“是我的疏忽,我沒想到你們都來了,還以為你們有些人過幾天才會來雲城。”

      “大多都認識,也沒什麼不好,”琴桑雪示意六王爺幾個坐,“你們先坐著,華夏、楊思芹你們去君山那邊搬桌椅過來。”

      林世海笑道“諸位稍等一會,很快就回來。”

      一行人出了院子,林世海幾人忍不住就笑看向蘇然,蘇然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來。

      “我真沒想到會這麼多人,”她回頭往後看了下,小聲道“尤其那八皇子,我壓根沒想到他會來。”

      八皇子跟她可沒交情,可以說還有點不對付。

      “是了,你們會在雲城待幾天?”

      楊思芹笑道“我們這一趟算游歷,已經向博士請過了假,可以到五月份之前回去。”

      “一直待在雲城?”蘇然驚訝問道。

      林世海道“看情況。”

      蘇然點了點頭,看向鐘離流風的院子,她道“你們先去梅先生那裡,我去鐘離先生……”

      話沒說完,院門從裡面打了開來,葉流雲從裡面走了出來,掃了眼蘇然幾人,問“需要桌椅?”

      一群人進了隔壁院,作為鄰居,他又怎麼會不知道。

      

      

      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