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老兵新警

章节目录 756 扯了胯

老兵新警 卓牧閑 7499 2021-10-08 02:28

      周邊的斯坦到底富裕不富裕,這個事情如果放到國家層面,相對華國來說,他們就是窮親戚。賣著自家礦產過日子,石油、天然氣、有色金屬幾乎一大半全賣給了華國。

      然後從華國購入各種的生產資料,就連最簡單的葡萄糖注射液都是從華國進口的。邊疆藥企沒龍頭藥物,在當年華國藥企大變革的時候,其他西北省份藥企都要死絕的時候,人家小日子過的照樣不錯。

      就是因為身後有一眾市場,賣生理鹽水和葡萄糖注射液都夠生活了,再買點簡單的抗生素,生活就已經奔著小康去了。要是再買點止吐藥,尼瑪邊疆藥廠都能底氣號稱西北第一了。

      說到這裡,就要說說斯坦各國的這個生活,不知道是因為戰亂或者什麼其他原因,這裡稍微好點的國家,離婚率奇高,一個男人一輩子結婚八次,都尼瑪不算啥。

      其他落後的,直接就沒離婚這個說法,娶妻不限,只要你能養的活,想想這尼瑪真是個好地方啊。

      邊疆藥企如此,其他行業也如此,比如邊疆最出名的西紅柿,日照時間極其長,做出來的番茄醬直接能當果汁喝,可內地為什麼不多見呢?

      人家賣給斯坦了,競爭小價格高,為啥要跑內地和一群餓狼搶食呢。

      甚至在茶素,華國為了和幾個斯塔過做生意,就在一個空地上弄了一個自貿區。華國這邊的高樓大廈一年時間就齊刷刷的如同吃了西地那非一樣,拔地而起。

      可對面各國的斯坦仍舊是戈壁一片,一問就是沒錢,好吧,華國出資在對面建了一大片經貿區。

      結果,對面沒東西可賣,總不能拿著石油礦場這種大宗產品來賣吧,茶素如果手工業是打馕的話,周邊斯坦的手工業就是做毛毯。

      可說實話,這玩意已經不行了,華國響徹亞洲魔都毛毯廠都掛了,你斯坦國的毛毯就能活?所以,華國建立,華國賣。小商品,各種家電,反正進了自貿區,你就覺得這斯坦外國人,尼瑪怎麼都說著一口溫帶話呢?

      但是,要說富裕,人家也真富裕。全民免費醫療,富豪多的能讓張凡覺得人家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。可他們的免費醫療,張凡都不想說。

      真的,略微好一點,張凡的國際醫療部都得倒閉。

      上了飛機,辦公廳發來的診療目的。看著辦公廳發來的信息,張凡尼瑪嘴裡都發苦了,“這幫貨,怎麼要繞開我,直接去找上級單位呢,尼瑪我們不是很近嗎,你為啥要去找首都呢!”

      華國的周邊幾個國家,除了漢字文化圈以外,其他的國家都挺奇葩。

      比如茶素周邊的幾個國家,也不知道怎麼的,是祖上放牧習慣了還是弄不來現代化的設備,偌大的底盤,自給自足都困難。當年老毛子資源傾斜,他們牛奶面包的過的很不錯。

      等毛子分了家,這幾個國家真的是難受至極,特別是這次張凡要去的國家。

      這個國家,不知道怎麼想的,弄了一個中立國,和華國的關系只能說一般,而且領土又不接壤,還是個沙漠國家,華國以前也不太搭理他。

      可這個國家號稱白金之國的,國家裡面各色的礦場,最近又發現了一個偌大的天然氣油田,雖然是中立國,可也要吃飯啊買東西啊,所以他們想賣,首選的國家就是華國。

      可不知道怎麼的,談判的好好的,結果這個國家忽然停止了談判。華國以為有其他國家插了一杠子,多方打聽下,原來是這個國家的老大發病了。

      別看他在亞洲,可人家一不學老東家,二不學華國,好幾個老大都是去歐洲開銀行的國家留學的,國內的一套和開銀行的國家挺像。

      這次人家老大發病,第一時間就邀請的是銀行國的醫療團隊和茶素醫療團隊來就診,銀行過的團隊先到的,就診期間銀行國的不知道說了些什麼,沙漠國就和華國談判團隊停止了油田的談判。

      這一下,華國著急了,人家國家在十字路口,送天然氣去歐洲其實也不是不行的。

      所以,這才有了,茶素醫院帶著院士出發的結果。到了沙漠國,提前到達的外交領導人親自接機。

      接到後,張凡聽著先期到達的領導的講解,心裡是真嘀咕,弄不好這次去就是尼瑪義診啊。

      家裡都快揭不開鍋了,就指望著這次去裝點錢回來了,結果現在成了這樣。

      張凡的臉色不是很好。而且看著手裡的病例,張凡更是頭大,“家族性發熱、腹痛、而且還有差異性咽痛、滑膜炎、便血,症狀成周期持續發作,最小患兒歲!”

      張凡第一眼看到的時候,腦子裡面直接蹦出來的就是hiv攜帶者,可再翻翻病歷一看,又不像。

      在目前所有疾病中,hiv患者的症狀幾乎可以囊括所有疾病的症狀,小到皮膚病,大到內出血,它都能表現出來。

      而這次的這個家族性疾病,猛的一看,真的像是hiv的患者,可再一看,患者都是直系血源患者,而夫妻對方則沒有。

      這就不是了!到底是什麼病呢?張凡坐蠟了,要說外科診斷,張凡現在已經可以了,就算達不到頂級外科醫生的水平,當一個省級三甲主任的水准還是有的。

      可內科就不一樣了,他的弱項啊。

      雖然盧老頭他們不光是張凡的長輩,還是院士,可這次出行總負責人是張凡。所以張凡看完了病例後,這才輪到幾個院士看。

      “瞧著是基因疾病。”老蔣頭看完後皺著眉頭說了一句。

      然後是盧老頭,盧老頭看完後,輕輕點了點頭,“這種疾病如果找不到疾病節點,連用藥都不好確定。”

      廖院士看著病例說了一句,“全身都有症狀,已經侵入到了滑膜,這個真的比較麻煩。”

      李存厚看著病例皺著眉頭,“怎麼病例這麼簡單,連基礎的檢查結果都不全。”

      “等不到人家的信任,他們是不會讓你清楚疾病的。”張凡了無生趣的說了一句,這種級別的患者,張凡雖然接觸的不多,可也不是一個都沒接觸過。

      所以知道一點規矩。就和領導的體檢報告一樣,縣處級以上,這玩意是要保密進檔案的。

      看張凡好像看過病例後,一下就沒了上飛機前的興致勃勃,而且好像略有一種喪氣。

      老蔣頭就說道“年輕人,要有信心,對方就算是歐美發達國家,可他們那個國家我知道,搞銀行打算盤是一流,可論醫療,他們差的遠,還不如隔壁彈鋼琴的國家呢。”

      張凡回頭瞅了一眼老蔣頭,心想尼瑪我這是怕他們國家嗎?也沒說話。

      盧老頭好像明白張凡的心思。“呵呵,現在知道步子邁大了會扯著胯了吧。”

      張凡苦笑了一下點了點頭,不搭理老蔣頭可以,但不能不給師父面子。老蔣頭現在你趕他走,他都不走,以前好多卡在關鍵節點上的實驗,在茶素目前已經有了進展。

      而且,茶素空氣又好環境優美,老頭來了不久,現在體重都提高了。

      “張院長,這可是政治任務,您一定要上心啊!而且涉及國家形像的!”領導也發覺張凡不太對勁,就趕忙強調了一下任務的重要性和必要性。

      張凡撇了撇嘴,要不是盧老頭在,他肯定要和這個領導掰直掰直,你娘的明明是涉及幾百億的天然氣,你非要給老子說是國家形像,你是覺得老子傻啊。

      對於兩桶油,張凡知道,和他們搶錢實在太難了,這家伙別看是個公司,其實就是個部位,你說一個小醫院和他們叫板,得多難。

      不過藍天卡是真的好使!

      “我們這次勞師動眾的,就診費用怎麼說?”張凡沒搭理他什麼國家形像,任務重要。

      說實話,你不說,張凡也知道這個事情的重要性,可你也得給錢不是。

      張凡一張嘴,領導傻了,眼睛瞪圓了一樣的看著張凡,好像再說讓你來都是給你面子了,你竟然敢要錢?

      張凡一看就知道了,這尼瑪他們就沒想著給勞務費啊。

      雖然不忿,可也要顧全大局,先辦事,等事情辦妥了再說,真要是事情辦的妥妥帖帖了,你還不給我錢,就不要怪我帶著老弱病殘去首都鬧事!

      如果這次就診是國內,張凡沒辦法這麼干,因為華國的醫療是非盈利單位,可現在出了國境線,就不是非盈利單位了。

      車隊行使的很快,這個國家相對張凡去過的其他幾個斯坦,看起來給人一種到了東北金大將的底盤,很多地方懸掛著如同茶素宣傳院士的大胡子照片。

      而且街道上汽車不多,就算過去一兩個,都是已經老毛子的破拉達。

      唯一和亞洲相似的就是廣場比較多,白色的打底的廣場,一條街道一個,張凡納悶的想,難道廣場舞已經都流行到這裡來了?

      到了國營酒店,一排的蝌蚪文字,張凡也看不懂,但看著周邊低矮的小多層,這是這裡最高的大樓了。看著成片成片的小多層,忽然讓張凡有一種回到了華國小縣城的感覺。

      當然了,這個小縣城是西北內地的小縣城,絕對不是華國南方的縣城。

      尼瑪華國南方的有些縣城太嚇唬人了,比如老林燒煙的那個地方,去的人都以為是個省級單位,結果尼瑪人家是一個鎮!

      進了酒店,還沒休息,人家就國家的人就來邀請張凡他們去醫院了。

      說實話,張凡在各大斯坦高層的名氣還是不小的,不然人家也不會邀請茶素,當然了,他們骨子裡還是相信歐美,因為是中立國所以沒請歐美其他國家的醫療隊。

      就是請了一個歐美醫療強國中墊底的來了,然後再邀請茶素醫療隊,他們不是想治療,就是想確診,等確診以後再去找地方治療。

      張凡也顧不得休息了,帶上老陳還有趙燕芳准備去醫院。雖然沙漠國離茶素不是很遠,可好幾個小時的飛行,他想讓幾個老頭休息一下。

      他去打前站,可幾個老頭不放心,也要去。

      要論紀律論對國家的責任感,他們這幫當年窮困潦倒中留學歸來的人,絕對比張凡他們這一代強。

      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