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從綜藝開始爆紅全球

章节目录 第1100章 除掉她

      

      不用那下屬說,小柴禾當然也知道是怎麼回事。

      所以他才煩躁。

      噶布拉、索額圖兄弟被清朝細作威脅的事他早就知道了。

      他甚至比這兄弟倆知道的都多。

      只不過,為了別的目的,錦衣衛並不願意去動這一批細作。

      至於噶布拉、索額圖兄弟,在晉王如今最重視的整個各族團結的大政策下,這兩兄弟算個屁。

      就這兩兄弟不情不願地提供點無用的情報到建虜那邊,捉他們小柴禾還嫌費事。

      讓小柴禾感到為難的是,今天這件並不像表面上那麼這麼簡單。

      建虜忽然要刺殺博爾濟吉特氏,顯然是對自己送到遼東的那人起疑了。

      對於他們而言,能刺殺成功固然好,但不管成不成功,這都是一次試探。

      岳樂要試探一下,看那人是不是真心歸順。

      那接下來就看小柴禾這邊該怎麼應對了。

      首先是絕不能讓博爾濟吉特氏出差池的,晉王的個人原因不提,眼下這個時候,一旦她出事,楚朝苦心促進成的蒙漢關系、伐遼的戰略布局都要前功盡棄。

      那在保證她安全的前提下,怎麼做才能保住去往遼東那人?

      小柴禾發現,自己似乎怎麼做都保不住那人了。

      今天是必須把這股建虜細作端掉的,索額圖、淨覺禪寺全都浮出水面了,一場刺殺從頭到尾都在錦衣衛的監控之下,岳樂不懷疑那人才怪。

      “納蘭明珠……納蘭明珠……”

      小柴禾念叨著,知道歸根結底,自己確實是比不過岳樂。

      “對不起了,只能讓你當棄子了,我真沒想到會這樣……”

      接著,他背脊一涼,又想到一事。

      自己太自大了,以為把納蘭明珠送到沈陽是一招妙棋,以為布置得很安全,等拿下沈陽,等於給他送了一個大功。

      但現在,才開始就要被岳樂識破了,以為很安全的事直接就葬送了納蘭明珠……可,大公子的婚約,誰知道晉王是怎麼打算的……

      小柴禾苦笑不已。

      他搖了搖頭,親自出門,往大理寺的方向趕去,心中極有些挫敗感。

      自變法以來,但凡京城出了岔子,各部首先就怪在錦衣衛頭上。

      可錦衣衛能怎麼辦?

      人家但凡滲透一人進來,錦衣衛就要花一百個人的精力才能去阻止一個人生亂。

      偏偏每出一個亂子,不管是什麼亂子,還都能在錦衣衛頭上找到責任。

      這種“千日防賊”的差事哪就是那麼好做的?

      ……

      小柴禾想著,趕到大理寺,只見今日那案子剛剛審完,有官兵在疏散著人群、維持著秩序。

      官民們都顯得很興奮,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討論著什麼。

      小柴禾眉頭皺得更深。

      他非常討厭這種環境,這種混亂往往代表著要出事,代表他又被責罵了。

      他真是恨不得把這些在街上奔走、大喊的人全都打一頓。

      “要聊天滾回家去聊啊,堵在路上做什麼,狗東西們!”他在心裡怒吼了一句,卻也只能在心裡吼著。

      小柴禾命人撥開人群,趕到衙門前,正見一群人擁著布木布泰出來。

      她周圍有些護衛,但不多,更多的人還是擁在裡面,准備護送王笑。

      小柴禾連忙趕上去,請布木布泰晚些再離開大理寺。

      先是說了有人要行刺一事,布木布泰臉色淡淡的,並不因為故國又對自己起了殺心而感到詫異或難過。

      也許有那些情緒,她總歸也不願顯露出來。

      小柴禾莫名地很怕她,但還是又低聲稟報道“還有一事……我需請罪,是關於納蘭氏……”

      布木布泰身後,蘇茉兒正牽著王玄燁。

      聽到“納蘭氏”三個字,王玄燁抬起頭來,盯著小柴禾。

      這讓小柴禾感到了更大的壓力。

      “事情,是這樣的……”

      ~~

      大理寺外,人群中,一個小男孩擠到了最前面。

      他名叫哈圖,已有三十六歲,只是身形矮小,遠看的話像個小男孩。

      哈圖知道,這次的刺殺行動已經敗了,還沒動手就被錦衣衛知道了。

      但他決定最後再冒險一試。

      現在還有機會搏一搏,否則等錦衣衛搜捕起來,就連動手的機會也沒有了。

      他認為自己未必沒有成功的可能,此時錦衣衛正在搜捕清水坊那邊,而大理寺看似護衛眾多,但正因護衛眾多,他們很可能以為自己會放棄……

      哈圖握住袖子裡的匕首,盯著大理寺的方向。

      終於,他看到布木布泰在一群人的護衛下走了出來。

      有官兵上前請周圍的人不要擋路。

      哈圖就站在布木布泰的馬車旁,忽然大哭起來。

      “孩子,別哭了,去你爹娘那……”

      “我找不到爹娘……”

      哈圖捂著臉哭個不停,一步也不肯退。

      他透過指縫,看到布木布泰正在向這邊走來。

      馬車這邊,那官兵終於不耐,伸手想把這個孩子抱開。

      下一刻,哈圖手中匕首一揮,割開這官兵的喉嚨,徑直朝布木布泰衝上去。

      這一切比他預想中更順利,他匕首上是淬了毒的,只要劃出一個傷口就能要人命。

      今日,就把這個給大清帶來恥辱的女人除掉……

      ~~

      與此同時,王笑剛剛走出大理寺。

      他耳邊是王康喋喋不休的教訓,沒來由讓人有些煩。

      等小柴禾到他面前悄聲稟報了幾句什麼,王笑的眉頭就皺了起來。

      “胡鬧!”

      王笑大為不悅,叱道“你為何不攔著?”

      小柴禾早就知道今天肯定是要被罵的,苦著臉唯唯喏喏不敢作答。

      “卑職不敢攔……”

      下一刻,只聽前面一陣驚呼,王笑轉頭看去,正見一個小小的身影衝到布木布泰身前,揮動了匕首。

      ……

      “有刺客!”

      “保護王妃!”

      又是一聲慘叫,有人大喊道“小心!刀上有毒……”

      王笑趕到布木布泰面前,只見幾個護衛正衝上去把那身影矮小的刺客一刀刀釘在地上。

      血流了一地。

      布木布泰跌倒在地。

      王笑一時也不知此刻腦中是什麼感覺,人已撲了過去。

      “大玉兒……”

      他自己也沒聽清自己的聲音,不知自己的表情什麼樣的……

      下一刻,布木布泰大哭著,一把抱住了他。

      “嗚嗚……清廷還不肯放過我……還不肯放過我……”

      ~~

      遠處,秦小竺看著這一幕,終於忍不住又罵了一句。

      “娘希匹,就那一刀,老子有一百種方法躲掉,就她會哭……”

      顧橫波正與董小宛並肩而行。

      “看到了吧,我為什麼忌憚這女人,她從來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……”

      ~~

      只有還呆立在那的小柴禾感到深深的拜服。

      他看著遠處那個抱著晉王大哭不已的柔軟女人,只感到震驚,因為就在一刻之前她還是那般的氣度從容,無比威嚴。

      “無妨,此事由我來解決……”

      

      

      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